霓虹灯下(5)

*开学前最后活跃一下,没有bgm了!作者也想不出听什么!


后来还是叶修先找的他,一个周三的晚上,十点多吧,郑轩第二天没早课,趴在床上划拉着网页看今年秋招的条件。黄少天貌似有个due,在隔壁一边骂一边敲键盘,郑轩知道他这种时候最神经敏感,又想着这个点没几个人会再发信息来了,就把手机开了静音屏幕朝下扔在一边。他再捡起来随手按亮的时候,未读消息后跟着的已经是“十四分钟前”了。


内容倒是简单——叶修意气风发还带着个墨镜耍酷的头像后面就三个字,“有空吗”


郑轩看了眼床头的闹钟,回了个问号过去。


那头的人名一下子跳成了对方正在输入中,...

霓虹灯下(4)

*麻烦大家搭配着听景山东街一起看第一段!今夜故乡的月亮格外圆!


沙发边的窗半开着通风,底下街道上的嬉笑打骂声没了层隔着的玻璃异常的清晰,忽略语言差异简直有如回到了以前的老胡同,谁远远地吼一嗓子都能一字不差地传进来。王杰希衣服没换就过来了,领带折好了塞在外衣口袋里,衬衫纽扣多开了几颗,袖口卷到了胳膊肘,和叶修在一块儿,他也不在乎对面套着件夏威夷度假T裇的人能怎么看他。


晚饭是叶修拿手菜,红烧牛肉面加个蛋。王杰希既来之则安之地看他用使着两根颜色长短不同的筷子在电磁炉上搅拌香味遍布全屋的面,又纯熟地在锅边磕开蛋壳,一时间仿佛穿梭回学生时代在宿舍里偷着开荤的日子。方便面还是一色...

霓虹灯下(3)

*老王登场了!虽然只有两句台词!


*猜一猜他们下一次约是什么时候嘿嘿。


有三四天两人都没有再说过话——想来也正常,才刚刚开学,叶修跟着王杰希四处奔波打下手,郑轩忙着赶作业写论文应付大大小小的考试,本科最后一年了,连黄少天这种周一敢出去蹦迪的夜店小王子都加入了图书馆抢座位的大部队。照面自然还是打过,他有时路过某间教室,那个身影中规中矩地穿着白衬衫站在电脑边放ppt,又或是清晨的咖啡店,两人挤在嚷嚷闹闹的学生群里赶着上课前五分钟来买美式,隔着队伍匆忙的一瞥,短暂到都来不及交换个不知是否坦诚的微笑。


周四一个上午的满课,郑轩前一天照例熬夜熬迟了,趁着换教室的间隙去厕所拿...

霓虹灯下(2)

*可怜轩轩,只能吃半盒肠粉。

*偷偷埋了一点以后可能没毅力写到的私设……嘻嘻嘻!


郑轩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没了人,他揉着眼睛环顾了把四周,房门掩了条缝,大概是嫌走路麻烦,昨夜里随手丢在地上的衣物被人搁在椅子上。今天不过是周日,他也并不怎么着急,找着了自己还剩下几格电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又翻了翻消息,第一条和最后一条都来自黄少天,从“郑轩你他妈死哪里约炮去了?”到“家里断电了看到消息速回不然你的水饺汤圆小笼包都不要吃了!!!”可见自己和叶修搞上了这回事估计已经被此人抛在脑后。郑轩坐在床边回消息,他懒得点开中间那十几条多半是在哭诉自己辛苦工作、室友(郑轩)夜夜笙歌的语...

霓虹灯下

*爽文!设定AU,年轻的轩和浪子叶修,背景反正一如既往的不重要。


*终于搞了个约炮出爱情的故事,暗搓搓高兴。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周六的晚上。


学生会组织迎新联谊,郑轩本是兴趣平平,他生性懒散,此类活动能躲就躲,无奈黄少天是个主办,软磨硬缠着要他给卖个面子。他还是特意去了,大概是门票销售得好,这次难得的他们一个学校包下了整个场子,门口不免俗地挂着横幅海报,他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场了,错开了排队的高峰。酒到三巡,喧嚣的音乐中已然浮着层醉意。


九月勉强算是个夏末,他也疏于精心打扮,随手挑了件11degree的黑色套头衫,配着同色的牛仔裤,同往常一...

荒腔调(7)

*一篇跨度长达半年的更新,其中主体还是在破的床上写出来的,ooc只能怪风水了!

*马上就要完结了虐一把锋锋吧(


于锋原是要休息一夜便马不停蹄往百花谷去的,前夜烟雨那天带来的消息却是让他不知该怎么走了。


楚云秀亲手写的字条是郑轩刚在烟雨楼坐下就被送过来的,字数寥寥无几,行云流水的一行清秀小楷:


此去再无回头路


他初始一惊,血气上头险些提着剑上门寻楚云秀问个分明,行至门口时电光火石地醒过神来,一下子也没了气性,只记得拄着剑坐下,先前的滴滴点点霎的拼成了副完整的图画,于锋本算是个不拘小节之人,难得这番细细回忆,竟也将过往无...

春风正在少年时

*在我花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把网线接上以后……给轩轩的迟到的生日礼物


*实在不是写得最好的文章,但是我对轩轩的爱是最深的(哭)


a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真的还有人会评论吗

午夜故事的轩和荒腔调的轩 哪个大家更想看?

生日肯定更的,等我先考完这波final亚历山大

午夜故事(4)

*全世界都在谈恋爱 而我还在写于郑

*电脑卡成砖了…手机的排版 随便看看

提起来的事便很难放下心头,郑轩站在吧台后,斜斜地切了柠檬片往酒杯边缘上插时,仍是会下意识地记起于锋那一句“有个地方的波本很好喝”,不过很快又被他抛在了脑后,玩笑话还是真心又有谁知道呢,不过向来输了的那一方都是过于纠结的,他也早不是小孩子了,懒于多想,索性活得薄情寡义,爱恨不理。

于锋隔几天走进来时他正从酒柜里找出了一瓶波本,转过身便直直地对上了来人,他眉目一弯,笑意如清风拂过水面扬起的涟漪缓缓漾开,温软而不带一分杂念,来者声音不大不小地对他道,“Triple whiskey, neat”,郑轩手里的酒瓶还没放下,往台面上随手一...

一百年没写黑瓶了,出门散了个步特别想搞这个cp……


黑瞎子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怎么亮,已经入冬了,每天太阳想着办法不出来见人,他站着公交站台下等车,算了算时间思考要不要点根烟的时候张起灵从后面绕了上来。


“哑巴,”他咧嘴一笑,“你也有早课?”


“天冷,”张起灵摇了摇头,他裹了件大衣很随便地就出来了,把手上的围巾往他颈上环了几圈,“你忘了。”


“Danke schon”黑瞎子吹着小调心情很好地回答他,这时候打着夜灯的电车从雾气茫茫里开了上来,他把身边人衣领子揪过来飞快地亲了一下,冲他招了招手,“走了啊先。”


© 夏至未期 | Powered by LOFTER